首页 | 旅游 | 综合 | 汽车 | 时事 | 文化 | 娱乐 | 科技 | 国际 | 健康养生 | 财经 | 体育 | 社会 | 教育 | 军事 |
芝加哥博彩 - 关中地区是诸多王朝的发源地,为何在三国时期连割据一方都没做到
发稿时间:2020-01-11 17:01:24 慧觉信息门户网

芝加哥博彩 - 关中地区是诸多王朝的发源地,为何在三国时期连割据一方都没做到

芝加哥博彩,提到“关中”,没有人会觉得陌生——这片土地不仅孕育了伟大的华夏文明,而且是诸多大一统中原王朝的发源地。

从先秦时代开始,但凡占据这片土地的军政集团,无不以此发达,强大的能够静观时变、进取天下,弱小的也能割据一方、巩固自守。

上图_ 江南, 塞北, 中原,关中,岭南,河西,西域

究其原因,是关中地区自身地理位置的优越、与地区发展水平的先进。

华夏民族诞生于黄河流域,依托先进的生产力、逐步对外扩张。因此这一地区的经济水平和发展力是当时最强劲的地方、而其他地区的发展则是以彼为中心的辐射,“近之者昌”——譬如在三国时代,铁犁牛耕技术在中原已经成为常识的情况下,江东吴国甚至才刚开始引进。

先进的生产力意味着充沛的人口,而人口又意味着国家的基本竞争力。因此拥有着优势人口的中原集团相比之下有着更强大的竞争能力。所以基于国家安全,中原的黄河流域一直被视为政权的心腹重地,汉代设置司隶部便是为此。

上图_ 陕西省陕北、关中、陕南分区图

而相比于关东、关中的位置又更为优异。

关中的东面是潼关、西边是散关、北面是萧关、南面是武关。而关中的核心经济区则被大山大河紧紧保护在中央——东面的中原地区就没有这样的优势了。难怪卫武公反对周平王东迁,就是因为迁都雒邑之后王室再没有这样的山塞防御了。

如此宝地,堪称“帝王之资”。

上图_ 关中四塞(东面是潼关、西边是散关、北面是萧关、南面是武关)

但在混乱纷争的汉末三国时代,这个“帝王之资”却没能帮助关中集团成就帝王之业、甚至连割据都没做到。

毕竟成就一方帝业,靠的是“人”——人才和人口两个因素。恰好在三国时代,关中地区的这两个因素都没能够达标。

首先——人才,这与国都的选取息息相关。

关中的核心城市长安是汉高帝的基本盘,在郡国并存、险象迭生的汉初,顺理成章地的作为国都持续了二百年。作为畿辅重地,长安及关中地区便吸纳了全国的人才资源,天下才子、济济一堂。但建立东汉帝国的光武帝刘秀却是在河北起家、定都洛阳,包括长安在内的关中地区是其随后征服的。因此东汉建国后,国都选在了刘秀集团根基牢固、经营已久的洛阳。

上图_ 长安地理位置示意图

国都的虹吸效应,吸收了全国的人才,故而两百年后,到了三国时代,长安所属的关中地区人气早就不能与洛阳相提并论。

人才的多寡,其实与集团——尤其是创业集团的成败有很大的关联。因为在法纪废弛、纲常不继的情况下,只有人才才能重新维持纲纪、整合人心与资源。蜀汉大臣谯周屡次上表请求停止北伐、就是因为蜀汉“良将匮乏”,在边境长期竞争的环境下战斗力不成对手,而《扫迷帚》中“蜀中无大将、廖化作先锋”便是讽刺蜀汉地区人才匮乏不得不征用刘备时期老将的现实。

上图_ 刘炟(57年-88年),即汉章帝

其次,是人口,这是一个政权的基本实力。

战乱爆发得多,势必人口就会减少。没能成为政治中心的关中、一不小心成了国防中心。

东汉初年,汉帝国允许羌族移民到凉州,而凉州就毗邻关中。东汉在汉章帝之后,宫廷斗争就愈演愈烈,对边境的掌握越发松弛。因此在东汉中期开始,羌族的叛乱就开始在凉州上演,并且破坏力惊人。

到了汉桓帝时期,长期的战乱不仅使得凉州的经济被摧毁一空,捎带着关中地区也不安稳。到了汉桓帝时期,东汉政府决心解决羌族叛乱,先后派遣张奂、段颍出击羌族叛军,虽然控制了一时的局势,但汉帝国因为高昂的军费奄奄一息。仅仅段颍出征,便前后耗费四十四亿钱,而接近凉、并州战区的关中则负担了大量的徭役、兵役和粮草谷物的支出,损失巨大。到了汉灵帝时期,凉州再次发生叛乱,羌胡叛军部队直逼长安,给关中地区以严重的打击。汉灵帝派遣皇甫嵩、张温等人再次前往凉州平叛,关中则直接成为交战区。

上图_ 三国时期

好不容易熬过了羌胡之乱,三国时代的序幕逐渐拉开,关中却成为了首先遭难的地方,先后上演了三场战乱:

长期的战乱使得原本人口众多、粮草充足的关中地区损失惨重,数以万计人民逃往到了汉中和两川,而更多的则罹难于军阀与羌胡的战乱之中。

上图_ 李傕(?—198年)

而关中地区,“多剽勇、少贤吏”,人才匮乏的弱点便暴露出来,关中的掌握者既没有像曹操集团那样去招抚流民、重建秩序,又不像江东孙氏一样催抑豪强凝聚物力人力,而是形成了山头林立、彼此互不统属的军阀集合。曹操进兵关中时,联合起来抵抗的军阀有马超、韩遂、侯选、程银、杨秋、李堪、张横、梁兴、成宜、马玩十部之多!如此分散、割裂的小集团,不可能统一调配资源、更遑论形成割据一方的政权了。

丧失了“人”的优势,关中的硬实力便大打折扣,成为了地区竞争中的弱者。但毕竟被山带河,地理的优势还在,但就是这一优势,还没有发挥出来。

建安十六年八月,曹操派遣大军紧逼关中东大门潼关,关中的军力都被吸引过来,而曹操则派遣精锐从潼关北面渡河,绕开了这个天险。到了九月份,曹操主力渡过渭河,粮草匮乏、军心涣散的关中联军被击败只是时间问题罢了。曹操计谋的“殊绝于人”不过是加快了这个进程。

三国时代关中的衰落只是一时的,但它的故事说明,任何政权的根基都在“人”身上,地理优势只是在给这一因素以加持。

上图_ 曹操(155年-220年3月15日)

到了唐朝,关中地区继续作为核心区域而被朝廷所重视,长安更是成为了世界性大都市。不过盛极而衰,随着关中地利的下降、人口的爆炸式增长,关中的土地承载力也逐渐减少。到了建炎南渡之后,经济重心的南移和战争模式的改变,让过去关中的优势逐渐成为了江淮地区的优势。

明初,太祖洪武皇帝还想迁都西安,但前去考察的太子朱标却因病逝世,这件事便不了了之。从事后来看,明代中叶以后,关中地区的生态环境进一步恶化,明末小冰河期的到来更使得关中饿殍满地、赤地千里,如果明朝在此建都,势必使得国家承受更多的厄运。而这此之后,关中更是再也没能成为国家的畿辅重地。

文:左光斗

参考资料:《三国志 魏武帝本纪》《三国志 马超传》《魏书》《后汉书》

文字由历史大学堂团队创作,配图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