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旅游 | 综合 | 汽车 | 时事 | 文化 | 娱乐 | 科技 | 国际 | 健康养生 | 财经 | 体育 | 社会 | 教育 | 军事 |
御花园国际娱乐 - 「博览」读“有字书”与“无字书”
发稿时间:2020-01-11 18:32:45 慧觉信息门户网

御花园国际娱乐 - 「博览」读“有字书”与“无字书”

御花园国际娱乐,读书,是个老生常谈的问题。之所以常谈,是因为这事很重要,如果不重要,就用不着常谈了。

有人把书分为两类,一曰“有字书”,或把文字印在白纸或显示在电子屏上,或把文字刻在古老的汉简竹帛乃至甲骨上。二曰“无字书”,《西游记》中唐僧师徒西天取经,首先得到的就是“无字真经”。

“有字书”卷帙浩繁,汗牛充栋,如“十三经”“廿四史”“三坟五典”“八索九丘”等皆属此类,它是可量化的,“无字书”则不然,它充塞宇宙、囊括古今、遍布社会、统揽人生,无法以字数计量。

如何处理读“有字书”与读“无字书”的关系,或者说处理好书本知识与社会实践的关系,一直存在各种偏颇,大致有三种情况。

偏颇之一,片面强调读“有字书”,“书中自有黄金屋、书中自有颜如玉”的名言,悬梁刺股、囊萤映雪之类的轶事,就很有代表性。

过度强调读“有字书”,必然导致轻视读“无字书”,在一些人看来,游历名城胜迹、名山大川算不得读书,体验人间百态、感悟风土人情算不得读书,作社会调查、参加社会实践也算不得读书,似乎只有钻进书本才是读书,结果造出一些可爱的“掉书袋”和“四脚书柜”,难怪社会上一度流行“百无一用是书生”的揶揄。

读天下这本大书,无边无际,无始无终,当代学者丁学良将自己周游列国的经历、对大师们的追忆、读“天下”的灵感和体会、游学三十个春秋的家国情怀汇成《我读天下无字书》,被赞为“读无字之书,禀山川豪气”,给我们启示良多。

偏颇之二,片面强调读“无字书”,认为“无字书”是源,“有字书”是流,“有字书”来自“无字书”,因而全盘否定读“有字书”,以读“无字书”替代读“有字书”。

《韩非子》中有则故事,说的是有个读书人叫王寿,背着一大袋书走在路上,恰逢好友徐冯,徐冯见他累得气喘吁吁,就开导他,事情是人做出来的,不是靠死读书读出来的,书上记录的是前人的东西,是在当时条件下形成的,所以,有知识的人是不收藏书籍的,你背着这些书干什么呢?王寿听罢认为留着这些书没有用,就将其付之一炬。

还有人说,赵括熟读兵法,谈兵论道头头是道,结果长平之战败于秦军,四十万大军全被活埋,把死读书与读书划上等号。还有人以“刘项原来不读书”为例,诠释不读书也能成大事,片面强调实践的重要性,把实践与读书分裂开来,对立起来,进而全面否定读“有字书”。

偏颇之三,既不重视读“有字书”,也不重视读“无字书”。一段时间以来,为了改变命运,人们拼命读书,伴随着教育成本的增加,读书不像从前那样改变命运,有人觉得读书无用了,于是,读“有字书”的人开始减少;在市场经济的冲击下,“股神”成了“偶像”,“投资”为了“变现”,“读书”变成“费事”,“来钱快”观念侵蚀着一些人的灵魂,金钱成了一些人衡量价值的唯一标准,于是,读高质量“有字书”的人开始减少;

在那党风不正的时段,花拳绣腿、弄虚作假盛行,一些干部深入群众深入实践少了,读“无字书”的人开始减少,古人尚知“知屋漏者在宇下,知政失者在草野”的道理,有的人就是不认真研读人民群众和社会实践这本“无字书”,他们下基层调研,坐在车上转,隔着玻璃看,调查不细、挖掘不深、表达不新,在他们那里,哗众取宠代替了实事求是,投机取巧代替了苦干实干,表面文章代替了求真务实。

当然,某些人也不是完全不读书,只是不读服务人民、服务社会的书,不读修身养性的书,为了“权”“钱”二字,专读有关权谋金钱的书,甚至是坑蒙拐骗类的书,他们关注的不是国家与人民利益,而是那些所谓厚黑类的社会实践,这种“无字书”,读得越多危害越大。

解决上述问题,第一,要正确对待“有字书”。这个问题包括两个方面,一方面,要用人类全部的知识来武装我们的头脑,另一方面,对于现有的书本知识要有所甄别,有所批判,就是批判地接受,不能全盘接受,要采取鲁迅所说的“拿来主义”,凡事“运用脑髓,放出眼光,自己来拿”,尊重知识但是能驾驭知识,重视理论但是能联系实际,读书但不唯书。

比如,同样是读《红楼梦》,“经学家看见《易》,道学家看见淫,才子看见缠绵,革命家看见排满,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”,读书的角度不同,境界各异,收获也会不同。

再比如,19世纪以前,看到肉腐生虫,就误认为生命会从无生命的物质中产生,这个错误的结论在“有字书”上有记载,到了19世纪60年代,法国微生物学家巴斯德做了一个实验,证明经过严格消毒过的培养液,如果与外界隔绝,就不会有生命产生,推翻了“自生论”的观点。

如果巴斯德死守过去的书本知识,就不会有这个新突破。尽信书不如不读书,讲的就是这个道理。

在这个发展变化的社会中,我们不但要学好“有字书”,接受前人的知识,还要以大无畏的探索精神参加实践,为人类的知识宝库增添更多的优秀的“有字书”。

第二,要正确对待实践,就是那些“无字书”。清朝文学家张潮有云:“山水亦书也,花月亦书也。能读无字之书,方可得惊人妙句;能会难通之解,方可参最上禅机。”

一方面,我们强调实践的重要性,强调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,因为,“有其言,无其行,君子耻之。”比如丰子恺的《卖羊图》生动美观,却被一位农民道出破绽,不是画得不好,是画家没有看过牵羊到底是怎样的,全凭想象作画,使这幅《卖羊图》成了失败品。

另一方面,绝不能轻视读“有字书”。狄德罗就说过:“仅仅一个理论上的证明,也比五十件事实更能打动我。”古人还说:“吾生也有涯,而知也无涯。以有涯随无涯,殆已。”这就需要我们有效借鉴前人知识,以达到事半功倍的目的。

高楼大厦靠坚厚的基石撑起,任何学习都要先从基础知识开始,只有基础牢固,才会了解到更多更深层次的东西。知识中有一个小洞,未来也许就是大洞的问题。

比如说你是一个医生,如果连基本的医疗知识都不知道,在病人身上乱做试验,那肯定会发生医疗事故,只有掌握了一些基本的医疗知识以后,才能去诊断病情,才能够对症治病,并且丰富医疗知识和临床经验,使得医疗技术得到提高。

第三,要正确把书本知识和实践有机结合起来。《菜根谭》有言:“人解读有字书,不解读无字书;知弹有弦琴,不知弹无弦琴,以迹用不以神用,何以得琴书佳趣?”要避免两个极端,不能认为知识理论比社会实践更重要,说什么社会实践再大也是依靠着知识理论才会产生,社会实践是围绕着知识理论而具有价值的。

也不能片面强调实践比知识与理论重要,说什么现实社会最需要的是才华和能力,而这些从书本知识的学习中是很难锻炼出来的,只有在实践中去总结经验,就像学习游泳,讲再多的书本理论和游泳要领,都成不了游泳健将,只有到江河里面去锻炼,才能真正成为游泳的高手,结论是实践比学习更重要。

我们要把这两者科学地统一起来,“有字书”是前人知识的记载,“无字书”则是“有字书”的源泉,要想获得系统丰富的知识,既要继承前人的知识,攻读“有字书”,也要重视社会实践,钻研“无字书”,把两者有机统一起来。

如果不注重把学到的知识运用到实践中,即使“学富五车、才高八斗”,也不能说达到了学习的目的,“离开革命实践的理论是空洞的理论,而不以革命理论为指南的实践是盲目的实践”,斯大林把这个道理讲清楚了。

科学家霍金提出了著名的黑洞理论,却没有获得诺贝尔奖,因为他的理论还没有用实践证明过。伽利略通过实践证明从高空抛物大、小物体是同时落地的,麦哲伦通过实践证明地球是圆的,中国通过实践证明改革开放是强国之路。

学习是一个“走进去”“学出来”的过程,“走进去”,就是能走进书中,深钻细研,“学出来”,就是注重应用,以行促知。

“耳闻之不如目见之,目见之不如足践之。”只有把“走进去”与“学出来”融为一体,做到学以致用、知行合一,才能在实践中检验已经取得的理性认识,实现认识过程的飞跃,达到学有所用、用有所成的境界。

天津11选5开奖结果